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头条 >
主旋律新篇:习用摩托换拖拉机 外国求签名
* 来源 :http://www.ativananxietycure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10 14:26 * 浏览 :

  央视网消息(焦点):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主旋律,而畅销书就像是时代乐谱。如果您经常逛书店可能就会发现,在醒目的,一般都会摆放这样一些畅销书:它们可能是一些领导人的发言稿集结,也可能是关于党和国家一些重大事件、重大活动的图书,还有可能是关系社会发展进步的理论著作等等。像这样一些书,都是主题出版物。那么,这些书为什么会如此畅销?这些时代主旋律的曲谱又是如何成章的呢?

  周六的上午,北京图书大厦里人来人往,一进门最显眼的摆放着许多最新上架的新书,其中一本讲述习总在陕北梁家河当知青的图书《习的七年知青岁月》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关注。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,这本书就登上了书店畅销榜首。

  北京图书大厦副总经理秦辉介绍:“这本书个人读者买得非常多。自从上架到现在,我们这本书已经在大厦卖了将近3000册,一般是一些超级类的畅销书才会有这样的数字。”

  《习的七年知青岁月》一书得到如此多的关注,对他的编写者们来说,并不意外。2016年,中央党校组织策划,对当年和习总一起在陕北梁家河插队的知青、陕北老乡以及当年和他有过接触的干部做了一系列,刊登在《学习时报》上,当时就引起了很大关注。

  这本书没有高高在上的,只有当年在陕北梁家河和他同吃同住最亲密的人们的回忆,这样接地气的讲述真正走入了读者的内心。书中有一段提到,因为办沼气池和其他工作出色,县里给习一辆三轮摩托车。

  中央党校研究室主任林振义告诉记者:“就是那种摩托车,骑着很风光的,在农村不实用啊。总当时到县里面到农机厂,用三轮摩托换了一辆拖拉机,说还换了一台磨面机供村民们使用。他心里想的还是人民。”

  接地气、讲故事,以这样的形式写作的主题类出版物在以后来越来越多,回应读者的需求。

  不同时期,人们会对不同的主题产生兴趣,一些主题类书籍从策划开始,就紧紧围绕着党和国家中心工作和重要决策部署,突出时代主题。比如围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战争胜利70周年推出了《抗日战争》《重读抗战家书》等书;为纪念中国成立95周年推出的《中国的九十年》,以详实的史料,全新的角度,梳理了中国90年的发展历程。

  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二研究部主任黄一兵说:“它把中国党史编篡的上限,从过去的辛亥挪到了1840年,与近代史开端相重合。同时把党史编篡的下限,挪到了当代。这个结构上的变动,一个最主要的历史关照,就是把我们党的历史奋斗,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紧紧联系在一起。”

  和以往的党史著作不同,这本书既了党史正本的严肃性,又精选了大量图片、历史档案穿插其中;同时,它的文字严谨准确又不失生动,用细节描写来展现历史,史论结合,提炼出人们普遍关注的关于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的相关内容。

  可读性强、立意新颖,这本书在去年7月份出版后两个月内就重印8次,到目前为止发行量已经突破了140万册,许多基层党组织在活动时,还会选择这本书组织阅读和讨论。

  一本好书,需要对现实问题做出回应,也要触动人们的思想,引导正确的价值观。以来,聚焦中国梦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、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、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、新发展等问题,推出了一批理论学术著作和通俗读物,其中《理论自信: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》一书,就对为什么要马克思主义做出了直接的回答:因为马克思主义是以事实为依据、以规律为对象、以实践为检验标准的学说,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指导正确的发展道。

  这本书的作者陈先达先生是国内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专家,平时,他在研究、生活中关注到社会上许多现象,在他看来,都和许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了解不够、自信不够有关。

  为此,陈先达先生撰写了一系列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文章,发表在《日报》等报刊上,人民出版社社长发现了这些直指问题、回应现实焦虑的文章,很快找到陈先达先生,把这些文章集结出版,收获了许多读者的好评。

  更让人惊喜的是,这样一本理论读物,不仅收获了口碑,而且还获得了不错的经济效益。从上架到现在,这本书已经发行了58000多本。

  以来,一些理论研究者,也努力把经典的理论用更通俗的方式给读者。

  《马克思是个九零后》是一首去年9月在网上走红的歌曲,以嘻哈的方式讲述了当代青年人对马克思主义的感受和理解。这首歌的策划和创作者们,以类似的思,编写了一本介绍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书:《马克思靠谱》。在这本书里,苹果手机的生产被用来解释剩余价值的概念、马克思还成了会发朋友圈的“潮人”,其中有一条说自己刚打发走当时首相俾斯麦的说客。

  这本书的学术顾问都是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权威,而它的创作团队却都是80后的年轻人,形式新颖、语态年轻,从去年6月出版到现在,已经销售了10万多册,得到了大批读者,尤其是年轻读者的喜爱。

  这些主题出版物又叫好又叫座,使得许多出版社对出版主题类书籍的态度,都从原来的完成任务变成了“我要出版”。

  主题出版内容不断丰富,形式也不断发展。除了在国内发行,一些主题出版物也开始走出国门。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,《习谈理政》一书陆续在法兰克福、英国伦敦、捷克布拉格等地举办了首发式或研讨会,引起了众多、学者的关注。

  从东方到,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,从领导人到,对《习谈理政》一书好评如潮,将其视为经典。2015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,法国前总理拉法兰特意请习在自己仔细研读过的那本《习谈理政》上签了名。

  从2014年9月出版到现在,《习谈理政》一书已经出版22个语种,25个版本,全球发行突破642万册,海外发行量达到200多万册,覆盖160个国家和地区,取得近年来我国类图书海外发行的最高纪录。这股热潮的背后,是世界希望倾听中国声音、学习中国发展经验的强烈愿望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王义桅教授指出:“去年在肯尼亚蒙巴萨参加中非智库论坛,当时是之间交流,结果坦桑尼亚的一个国家报的主编助理,现场掏出《习谈理政》来念。很少有一本书,能够像《习谈理政》一样,把中国这个这么多经验,能够像习这样总结得这么好的。以前中国的发展是靠来解释的,后来整个世界发现的那个理解是有问题的,还是看原汁原味的,最有权威性的。”

  和以往在国内印刷、装订再装运出口不同,这一次,外文出版社采取和当地国家的权威出版机构合作出版,邀请当地汉学家参与编辑推广等方式,加快了主题出版物走出海外的脚步。

  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副局长陆彩荣表示:“我们正在出习的第二本书《摆脱贫困》。这是关于他在福建宁德期间的那些文集,这本书也是引起国际社会的欢迎,特别是受到发展中国家的欢迎,他们非常需要在治理贫困、摆脱贫困道上,中国的经验、中国的智慧和中国的方案,对他们有很大的参考价值。”

  看了节目,大家对主题出版应该有了更深的印象,它不仅是大部头的理论著作,还可以是活泼的大众读物,不仅是严肃的学术文章,也可以是生动的人物传记。党的以来,我国出版管理单位抓主题出版的思更加清晰,对主题图书的出版制定了年度、长期等规划,实现了主题类图书出版的可持续发展,实现了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双丰收。有人把主题出版比喻为出版“高原”上的“高峰”。站在“高峰”上,才能看清大势,规律,把更多精品力作、更多好故事得更远更广。